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你的位置:凤凰彩票 > 产品中心 > >51年湖北公开处决汉奸,副省长高呼:枪下留人!汉奸还有重要身份
热点资讯
产品中心

51年湖北公开处决汉奸,副省长高呼:枪下留人!汉奸还有重要身份

发布日期:2022-09-14 21:23    点击次数:95

在阅读此文之前,麻烦您点击一下“关注”,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,又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,感谢您的支持!前言:

1951年5月18日,在湖北沔阳县的行刑场上,大汉奸黄标正在等待着处决,他与其他罪大恶极的八位犯人一同行刑。

“做了这么多坏事,死不足惜!”

“这都是报应。”

“早就应该被枪毙了。”

在谩骂声中,黄标昂首挺胸地站在台上,脸上没有流露出丝毫恐惧和后悔。

“开始行刑!”

话音刚落,黄标的耳边传来八声枪响。

就在这时,刑场突然飞速驶入一辆警车,车内一人高呼“枪下留人”的声音,传入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。

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警车里走下一名警察,在与刑场的监督人员交谈几句后,就把黄标带上了警车,随后疾驰而去,在场的百姓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1919年,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突然撤销对黄标的判决,宣布黄标无罪。

2014年,黄标被安葬在湘鄂西苏区革命烈士陵园内,享受后人的祭拜。

一个即将被枪毙的大汉奸,为何会突然被警察救出刑场?又为何会在几十年后,成为一名烈士?

将黄标救出刑场的人是谁?为他平反的人又会是谁?黄标最后去了哪里?

想要解决这一系列疑问,还要从黄标开始当汉奸说起。

默默做好事的大汉奸

1940年,在日本司令金崛的多次邀请下,洪湖有名的金华寨寨主黄标,出任日伪维持会会长、保安大队队长及清剿大队队长。

这三个头衔,都在向世人宣告一个消息:从这时起,黄标正式成为一名大汉奸。

不过,黄标这个汉奸与其他汉奸并不相同,表面上看,他死心塌地为日本人解决了许多难题。但背地里,他又无形中为党和人民做了许多好事。

刚接受金崛的邀请时,为了向各界宣布这一消息,也为了考验黄标的忠心,金崛为黄标举办了一场盛大的欢迎宴会。

宴会聚集了洪湖地区各界名流,以及日军的高级将领,日军司令金崛更是亲自举杯,欢迎黄标的加入。

就在觥筹交错之际,宪兵队队长陈桂章押着一名浑身是血的新四军进入大厅。这个新四军,就是金崛送给黄标的“礼物”。

若是黄标的处理方式令金崛满意,就说明他是真心实意投靠日军;若是黄标畏惧新四军的势力,或是出于其他原因放了新四军,必然会受到金崛的提防。

看到这名浑身是血的新四军,黄标瞬间就明白了金崛的意图。只见黄标大声呵斥道:

“把他给我押下去,等到宴会过后我要亲自审问,一举铲除他的同党。”

宴会过后,黄标果然亲自审问了这名新四军,还将他打得浑身是血。

没过多久,黄标以“新四军冥顽不灵”为由,将其枪毙。

派人亲自查看了新四军的尸体后,金崛对黄标十分满意,逐渐对黄标放下了戒备。

但金崛不知道的是,宪兵队长陈桂章抓来的新四军,正是黄标曾经的战友,游击队队长余清。

黄标当然不会对好兄弟下手,于是从监狱中找到一个罪大恶极的死刑犯,将他的脸部打得血肉模糊,让人看不出真正面目。

为了避免这个犯人说出真相,黄标不停地对他进行鞭打。待到时机成熟,他直接当众枪毙了这名“新四军”。

听到这个消息后,金崛立刻派人查看尸体。好在尸体已经面目全非,这才蒙混过关,获得金崛的信任。

另一边,黄标已经派人偷偷将余清送到安全的地方。

没过多久,日军在附近抓了33名妇女,想要将她们送去慰安,黄标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却又不能表现出任何异常,只能对日军建议道:

“农村妇女容易得传染疾病,不如好好检查检查,千万不要传染给皇军。”

听从他的建议后,日本人赶紧叫来军医进行检查。

为了能让这些人安全回家,黄标将其他日本人支开,威胁胆小的军医照他说的做,军医为了保命,连连称是,向日本人说明这些妇女确实有病。

没想到,日本人在听说这些人有病后,担心会传染给军队,想要将这些人一把火烧死。

危急时刻,黄标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全上前阻止,结果引起日本人的勃然大怒,直接抽出刀架在黄标的脖子上:“再不让开就杀了你!”

“就是杀了我也不能让你烧死这些人,中国的传染病不用烧死患者。如果把他们烧死了,百姓会怎么看待中日亲善?又去哪里为皇军筹集军粮?”

听到黄标的话,日本人这才放下刀,下令将这33人放回家,禁止她们乱跑,以免将疾病传染给日军。

时间一长,百姓也发现了黄标的与众不同。

虽然是日伪汉奸,却带着人将四周的土匪连根拔起,百姓再也不用担心家财被抢。

在帮日本人办事的时候,黄标从来没有伤害过百姓。有时从百姓手里拿了什么东西,最后都会悄悄还给百姓。

可在日本人那里,考验才刚刚开始...

公开枪毙新四军、深受日军信任

一天夜里,金崛将黄标叫到司令部欣赏日本歌舞,结束后对黄标问道:“这些歌姬怎么样,喜不喜欢?”

黄标意识到金崛一定有任务要交给他,所以装傻充愣地回答:

“中国古话说‘英雄难过美人关’,我要做一番大事业,不能亲近女色。”

听到黄标的话,金崛哈哈大笑道:

“那是你们中国的英雄,大日本的英雄向来喜欢美女,可现在日本皇军已经很久都没见到女人了。”

一听这句话,黄标心里一惊:难道是让我给他们找女人?

“那就将皇军的妻子接过来,还可以让他们一家团聚。”

“不行不行,太麻烦了,而且有的皇军还没有成家。”

还没等黄标回答,金崛继续开口道:

“大日本皇军必须要有女人,你去想办法建一个慰安所。”

看到金崛的态度,黄标知道这件事已经没有转机了,只能领命退下。

回到家后,黄标在屋内走来走去,不知道从哪筹集这么多女人。

他做不出强抢民女的事,更不想让中国女孩落入日本人之手。思来想去之下,黄标决定找一些日本女人服侍日本人。

没过多久,黄标花大价钱在日租界买来十几个日本妓女,又找到金崛要了十个军姬,一同安放到一座大房子内,慰安所正式成立。

完成这个重要任务后,金崛对黄标越来越信任,逐渐将他当成“自己人”。不久后,金崛交给黄标一个重要任务。也正是因为这个任务,金崛留下了终生的遗憾。

那段时间里,三井洋行(日本人的产业)的货船每次经过洪湖,都会被自称黄标手下的一伙人抢走。

这件事最终上报给金崛司令,金崛也不确定这几次抢劫是否与金标有关,于是将调查任务交给了黄标。

接到任务后,黄标第一时间派人调查。当发现抢劫的那伙人不是新四军后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为了抓住这伙劫匪,黄标找来一条小船,让自己的手下伪装成商人,其余人马则埋伏在四周,寻找时机抓获劫匪。

当小船行进到芦苇荡后,突然出现一伙持枪的劫匪:

“我们是四爷(黄标)的人,把东西留下就放你们离开。”

还没等这伙劫匪反应过来,船里的商人突然拔出手枪,配合在外部埋伏的人马,将所有劫匪抓回监狱审问。

黄标刚准备对这伙人严刑拷打,这些人就开口自报家门:“我们是新四军,抢来的这些东西都用来抗日了。”

看到这份供词,黄标不禁笑出声来。首先,新四军没有这么怂的人,还没等动刑就全招了。其次,黄标早就查出这些人是皇卫军师长李太平的人,根本不是新四军。

看来李太平早就叮嘱过他们,抢劫时栽赃给黄标,如果被抓就说自己是新四军,以免给自己带来麻烦。

虽然知道真实情况,但黄标却不打算追究到底。既然他们说自己是新四军,那就将他们当成新四军,处理了这些人,正好可以彻底打消金崛的疑虑,获得日军的更大信任。

对于这伙“新四军”,黄标在城内四处颁布公告,声称要在大家面前枪毙新四军,希望全城百姓前去参观。

等到行刑那天,金崛等日本人也到达现场。看着一个个新四军倒下去,金崛对黄标的满意加深一份。

枪毙冒充新四军人员

突然间,金崛对黄标建议道:“不如你亲手枪毙一名新四军吧。”

黄标知道他这是在试探自己,同时也是逼自己得罪新四军。这些人只不过是无恶不作的汉奸,别说只杀一个,就是全都杀死也没有什么负担。

在金崛的注视下,黄标走上行刑台,对着一名“新四军”就是一枪。看着他缓缓倒下的身影,金崛对黄标彻底放下戒心,可百姓却因此对黄标充满憎恨。

尤其是黄标不明真相的母亲,在听说儿子亲手杀了新四军后,留下一封遗书就自杀身亡。

等到黄标回到老家时,母亲的灵堂已经布置好。看到这个大汉奸的到来,二哥对他破口大骂,将遗书扔给跪在地上的黄标,转身走出灵堂。

只见遗书上写道:

“黄门世代农耕,人无显贵,尽皆白丁。然忠厚传家……谁知老身不幸,生一孽子,于国难之时,认贼为父……老身生无以对世人,死愧以见祖宗。呜呼!虽有一死亦难洗老身之羞矣。”

图源网络

看到这封遗书,黄标彻底明白了,自己当汉奸的事一直让母亲蒙羞,而他亲自杀死“新四军”,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想起曾经与母亲相处的点点滴滴,想起母亲为自己所受的苦难,黄标多想大声告诉母亲:“我不是汉奸,我是共产党员。”

可母亲已经离世,真相也没到大白于天下的时机。黄标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跪在灵前痛哭...

母亲失明、加入共产党

黄标,出生于湖北省沔阳县峰口镇张家台村,他是家里的第五个孩子。由于将二哥过继给了亲戚,所以黄标就成了家里的老四。

在一次逃荒过程中,黄标与家人走散,最终被一个老道士收养,将一身武艺传授给黄标。

辛亥革命爆发时,黄标已经长成16岁的大小伙子,而且已经5年没有家人的消息了。

此时的黄标想要加入革命浪潮,也想回家看看亲人,于是辞别道士踏上回家的旅途。

令黄标难过的是,他的母亲以为黄标已经不在人世,每天以泪洗面,自责自己没有把孩子照顾好,最后哭瞎了双眼。

看到这种情况,黄标决定一边留在母亲身边尽孝,一边组织人马闹革命。

之后的时间里,黄标与束新安结为夫妻,并孕育了三个孩子。

家庭的美满,并没有消磨他的理想,凭借着一身好武艺,加上乐善好施打抱不平的性格,黄标带着有志青年一同发动了洞庭湖农民起义。只不过因为力量相差悬殊,最终以失败收场。

正是这一年,黄标加入共产党在洪湖创建的根据地,并在两年后加入贺龙创建的中国工农红军。

就在黄标的革命开展得有声有色时,他日益增加的名气,也引起国民党反动派的注意。

白色恐怖期间,黄标被抓进监狱受尽酷刑,等到他出狱时,母亲、妻子、孩子都已不知去向。

机缘巧合之下,黄标成为金华寨的寨主,一边打听党组织的消息,一边派人寻找自己的家人。

自从当上寨主以来,黄标带着弟兄们劫富济贫、清剿土匪,保一方百姓平安,在当地的威望越来越高。

为了能有一个安全从事地下活动的场所,黄标开了一家名为”馨香楼”的茶

在大家的帮助下,黄标的母亲终于被找回来,他也可以放下心专心致志寻找党组织。

1937年,日军全面侵华,洪湖也被日军攻占。

日军司令金崛想消除大家的恐惧,想找有能力和威望的人替日军办事。

不论是威望还是对洪湖的熟悉程度,黄标都是不二人选。金崛多次上门邀请,却都被黄标强行拒绝。

金崛虽然恼羞成怒,可金华寨势力太大,黄标又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,日军也只能耐心地劝说,不敢对黄标太过粗鲁。

看到儿子铮铮铁骨的表现,黄标母亲十分欣慰,还经常鼓励儿子与日军抗争到底。

时间转眼来到1940年,馨香楼迎来了几位特殊的客人,他们是新四军第五师李先念派来的几位领导:顾大椿、李人林、陈秀山和黄海滨。

他们找到黄标只有一个目的:答应金崛的邀请,打入日本人内部窃取资料。

黄标原以为,自己终于能够加入抗日队伍,没想到组织竟然让自己当汉奸,一开始心里是有些不情愿的。

“表面上是让你当汉奸,但你的任务并不轻松,既要取得日本人的信任,还要执行好组织给你的任务,配合抗日行动。”

“你的作用不容小觑,可以在关键时刻给予日本人致命一击。”

听到众人的劝说,黄标最终答应了当汉奸的任务。

处于保密需要,知道黄标身份的人寥寥无几,就连的他家人都需要严格保密。

从此之后,他的母亲在其他人面前抬不起头,儿子也不愿意与他在一张桌子上吃饭,家族更是将他从族谱上划去,黄标从此众叛亲离。

为了抗日大计,黄标将所有委屈和痛苦独自咽下,一边小心翼翼获得日本人的信任,一边窃取汉奸名单及日本军事机密传回组织。

为了方便黄标行事,组织上还将夏正清与刘凤亭派给他当副官,方便他及时传递情报。

上面提到过的宪兵队长陈桂章,狗仗人势、作恶多端,组织上下令击毙陈桂章,为百姓除去这个祸害。

黄标带着刘凤亭、夏正清,在另一个汉奸门口将陈桂章杀死,成功完成了这次任务。

从他打入敌人内部以来,每一次行动都会与组织联系,包括枪毙假的新四军,都经过了组织上的同意。

可他的母亲并不知道儿子是隐蔽战线上的英雄,羞愧之下请亲家写下遗书,自杀身亡。

黄标有口难言,只能含泪收拾好心情,继续回到敌人内部为抗日出力。

身在曹营心在汉

1941年,皖南事变爆发,新四军的番号被蒋介石取消,这就意味着国民政府不会再给新四军发放军饷和武器装备。

一时间,新四军的日子变得困难起来,食物、弹药更是出现极大短缺。

为了解决新四军的问题,黄标将主意打到内荆河上。

内荆河是水运必经之路,日军的部队驻扎在小港上,所有物资都要靠小船运送。

若是能接替日军部队,由自己的人在这里设置一个关卡收取过路费,便可以神不知过不觉地偷偷拿出一部分钱,送给新四军当作军费。

可如何才能接替驻扎在小港上的日军呢?黄标给组织写了一封信,希望派出可以一些战士,佯装攻击运送补给的小船。

之后的一段时间里,小船不是被新四军打沉,就是连人带船都被劫走,小港上的日军,过上缺吃少穿的生活。

就在这关键时刻,黄标伪造一艘被新四军枪击过的船,带着食物和女人登上小港。

如此强烈的反差下,小港日军纷纷提出换防,让黄标带人驻扎在小港上。

就这样,小港上的日军换成了黄标的人,并将周围的土匪全部歼灭,派出专门队伍保护过路的船只,只收取少量过路费。

快捷、安全又便宜的水路,每个强队都愿意走。时间一长,换卡收取的过路费就越来越多。

从此之后,黄标每个月抽出20万银元送给新四军,剩下的部分再交给日军。由于所有操作都是黄标的人马独立完成,这个秘密也就一直都没有被人发现。

此外,黄标还为新四军提供了许多重要情报,减少了许多伤亡,更是通过自己的机智与勇敢,为新四军送去大量物资。

一直到日本无条件投降,日本人都没人发现黄标的背后身份。这时的黄标,已经凭借着日本人的势力,将手下的队伍发展到600多人,拥有6挺机枪重机枪、3门迫击炮及70船军用物资。

1945年9月13日,面对国民党的拉拢时,黄标表面上同意思考,背地却带着部下,收拾好一切物资,乘着20条船浩浩荡荡向新四军开拔。

到达襄南军区后,汉沔政务委员会主席陈秀山,激动的向大家公开黄标的身份:

“他不是汉奸,他是一名共产党员,是我们家里的一根大梁!他忍辱负重,战斗在敌人的心脏,立下了汗马功劳!”

这一刻,黄标终于可以摘下叛国贼的头衔,光明正大地生活在阳光之下。可惜他的母亲却看不到这一幕了。

面对国民党随之而来的围剿,黄标与部队失去了联系。

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,黄标找到曾经的战友,希望回归组织。

可他打入敌人内部的事情,只有寥寥几人知道,曾经的队伍也下落不明,更不知番号,没人能证明他的党员身份,也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他的经历。

无奈之下,黄标只能接受自己无法恢复党籍的现实,来到武汉公安局情报站担任站长,并在之后的时间里破获两起特务案件。

可惜好景不长,1951年,黄标因为曾经的汉奸经历被抓,即便他不止一次地解释自己是党员,是组织上让自己当汉奸获取情报的。

当工作人员向他索要证据时,黄标却只能无奈地吐出两个字:“没有。”

因为时代太过久远,黄标的党籍早就遗失,打入敌人内部的事情又没留下任何文字记录,知道这件事的人也无处可寻。

1951年5月8日这天,黄标背着“汉奸黄标”的牌子,昂首挺胸地来到行刑台上,坦然接受台下百姓的谩骂。

八声枪响过后,刑场外传来汽车的轰鸣声,以及那句急切的“枪下留人”。

车里走下来一位警察,拿着湖北省副省长陈一新的电文,上面写着:速送黄标同志回省。

就这样,黄标幸运地活了下来,但却依然要在监狱中服刑十年。

1953年8月3日,黄标带着遗憾和不舍,在武昌监狱病逝。直到这一刻,他依然没有证明自己的清白,依然背负着汉奸的骂名。一代谍将,就这样落寞陨落了。

直到1979年,李先念来到湖北发现黄标的案件,这才将其真实身份大白于天下。

1979 年 9 月 15 日,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复查宣告黄标无罪。从此黄标恢复党员身份,不用再背负汉奸的帽子。

2014年8月3日,黄标安葬于湘鄂西苏区革命烈士陵园,享受到应有的待遇。

这一天,离他遗恨而去,已然过去了整整61年。

纵观黄标的一生,前半生受到百姓与亲人的称赞,后半生却受到所有人的谩骂。妻儿的不理解、母亲的自杀、家族的抛弃...

种种痛苦不断侵蚀着黄标的内心,唯一不变的,是他的对信仰的忠诚,是他对解放事业坚定的信心。

如果重来一次,如果知道自己最终结局,相信黄标依然会坚定地回答:“我愿意!”



上一篇:2017年辽宁老人猝死,被救后向恩人索赔10万,结果如何?
下一篇:中秋假期高速公路不免通行费,预计北京部分小众景点热度升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