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你的位置:凤凰彩票 > 媒体报道 > >F1:从周冠宇到皮亚斯特里,雷诺青训总是为他人做嫁衣
热点资讯
媒体报道

F1:从周冠宇到皮亚斯特里,雷诺青训总是为他人做嫁衣

发布日期:2022-09-24 22:06    点击次数:202

皮亚斯特里于2020年加入雷诺青训车队,并在接下来的两年先后取得两大中级方程式锦标赛F3、F2冠军,今年则是以Alpine车队测试暨预备车手活跃于F1闱场。

如果Alpine车队的规划成真,皮亚斯特里在高层已于2021年与奥康签下至2024年合约,以及准备续留老将阿隆索下而被出借至威廉姆斯车队磨炼,并视状况在日后被召回效力——但这一切在阿斯顿马丁车手维特尔于匈牙利站赛前宣布引退,且阿隆索于大赛结束后隔天宣布将接替维特尔位置后变了调。

虽然Alpine车队很快的在阿隆索宣布转队后扶正皮亚斯特里,但这项消息却被皮亚斯特里指出双方未取得共识,且迈凯伦车队早在7月就已与皮亚斯特里签约,因而引发这一系列纠纷,并由迈凯伦在仲裁下成为最终赢家。

这起骚动不意外的引发闱场内外的赞否两论,其中Alpine车队不仅抨击皮亚斯特里毫无忠诚心可言,且车队执行长Laurent Rossi更考虑将逐步结束现有的青训车手计划:

「这起骚动很明显的危及投入青训计划的相关人士,让我们陷入是否要继续培育这些年轻车手,或是用毫无吸引力的合约来绑定车手的两难,说实话,我已经不知道我们是否要继续招募新血加入了。」

扣除前首席青训车手皮亚斯特里后,Alpine青训车队目前仍有Jack Doohan、Olli Caldwell等2位F2车手、新科F3冠军Victor Martins(、F3大赛冠军Caio Collet,以及数位在入门级,或是于卡丁车赛事活跃的相关车手,即便闱场指出Doohan可能是Alpine车队的选项之一,但皮亚斯特里骚动所衍生的加斯利相关传闻让Doohan成为选项的可能性大幅降低。

皮亚斯特里骚动其实点出了Alpine青训车队自2016年复办后的主要问题:虽然Alpine青训车队规模数一数二且人才辈出,但车队高层一直没有将青训车手升格至F1赛场列入选项,更不用说是为母队效力了,而且Alpine车队未能透过动力单元供应安插车手至客户车队更是一大致命伤。

2020年效力的奥康虽美其名为奔驰雷诺共同青训车手,但奔驰负责了他的大部分青训过程,也让他先前效力的皆是奔驰客户车队,而且当奥康加入雷诺车队时,奔驰车队实际上仍握有奥康的合约选择权,直到Alpine车队在2021年透过延长合约买断为止。

本季效力阿尔法罗密欧车队的周冠宇虽是Alpine青训车队首位登上F1的车手,但为了取得这个位置,他在加盟前就已从青训车队毕业。

即便不是每位青训车手都能在赛场大放光芒,但在Alpine车队高层持续以即战力为先、无法给予青训车手一定程度的保证下,周冠宇、皮亚斯特里选择出走便不让人感到意外,这一系列的骚动也将变成希望透过青训体系登上F1赛场的年轻车手们的借镜。



上一篇:3期临床数据惊艳,荣昌生物又一潜在重磅license out产品出现 | 见智研究
下一篇:卫生间装修, 洗漱台一定要装一体式台盆, 没卫生死角, 美观性还强